最新新闻

刘运宏老师作品欣赏1

故乡记忆

红土地上的河流


你从祖国西南走来,一路奔波劳累,浇灌无数田野,把庄稼哺育的生机盎然。

途径的子民们常祈祷风调雨顺,望你时刻奔流而下,把田野里的庄稼哺育的色彩斑斓。

潮来潮往皆是生命的归宿,每逢夏时,娃儿们常脱了衣服、裤子,亲吻您,把童年的欢声笑语留在祖国大地上,留下的是烦恼,带走的是成长。

牧童们的座椅老牛,甩着尾巴,在河边啃着青草, 无数激流就如此开始。

河流啊!河流……

您是青山的血液,经年累月后,我常坐在你的边上细数那些路上的坎坷,想把那些成长的痛打包成曲,给那些河边娃儿们听。

这时,你已经伤痕累累,彼时清澈的你已经不复存在,彼时的鱼儿也已逐渐消失,彼时的乡愁已经消失殆尽。

河流啊!您慢些吧!你要流向何方?何方才是你的归宿?

您要常来我的故里,因为故乡有母亲的乳汁,父亲的烟筒,更有您曾经走过的地方。


红土地


一粒沙飘向哪里,哪里就是归宿;一滴水滴到哪里,哪里就是归途。

养育了数代人的红土地,因黄沙飞石和激流奔腾汇聚成千年基业。

风雨雷电是你的养料,你用这些养料养育你的千万子民,把西南大地变得活灵活现。

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。

那欢乐的玉米地、小麦地、稻谷地流淌着老农们勤劳的汗水,父亲常拿着赶着牛在田间转来转去,把那些旧黄的红土地翻滚的越来越新奇。母亲也常会拿着锄头在田间把石头下面的红土地翻过来,暗示着新的一天又将开始。

光阴一天又一天的流逝,你也像孩子般茁壮成长,把年轻气盛的老农变得年迈,让牙牙学语的孩童走向中年。

喜欢你春天的色彩斑斓,那时你的肚子里长满了芽苗,把老农的汗水变成秋的血液,红土地上处处是金黄的怪物。

春去秋来,一岁一枯荣,老去了光阴,白了少年头,星火燎原的红土地,连绵在祖国西南边陲。


物语


岁月侵蚀了你的痕迹,打上锈迹斑斑的物语。

风霜雨雪染白了你的面目,让尘封多年的故事,像诉说一段历史一样慢慢扑来。

喧嚣过后。

里面藏着祖母的银丝白发,爷爷皱巴巴的年轮, 父亲强健的背影。

这些都是我生活的精神依托。

我站在时光轴中,刻下一段故事,那些老屋里的故事慢慢成了曲子下最好的音符。

我弹动这些深深浅浅的记忆,多少尘封的爱、期望、牵挂,瞬间变成一粒沙滴落人间。

时间让这些摆放错落有致的旧物成了往事,成了红土地上的一道风景线。

可,终究在时代的步伐中成了一个代名词。

我常思念的旧物啊!您慢些吧!

让我的灵魂有一个归宿吧!

让我的记忆再有趣一些吧!

让我的执着再勇敢一些吧!

……

多少沉眠在时光曲下的旧物,即将退出舞台,成了我笔下精神食粮。


田野


你从生地变成蓝天白云下的一块宝, 是父亲左手拿着鞭子,右手扶着犁,嘴巴里操着一口地道的土话,让你成了父母亲上班的归途。

那些散满记忆的童心依旧不变。

我常拿着竹条站在马路旁,看着那些忙碌的背影,多少年后,才醒悟那是我通向远方的桥梁。

我喜欢深秋,因为你常你给我们带来欢声笑语。

可,我偏爱春播夏锄,因为那才是我脚踏实地寻求人生的真理。

叽叽喳喳的鸟儿在你的上空舞动,欢乐的田鼠叫的我心忧,让那些害虫浑身发抖。

岁月如梭,白了少年头!

那些枯黄的玉米杆、低着头的稻谷、扭动着腰的麦儿又一次勾起了我少年的时光。

可我已踏上三尺讲台,把父亲的勤劳、执着、憨厚、朴实,母亲的仁慈、善良、贤惠、节俭的种子撒向人间。


关闭

电话:0874—8889933   0874—8886633

地址:云南省曲靖市马龙区龙湖东畔南海大道旁

Baidu